解呓

考前三日随笔

坏消息潮水一样接踵而至,挺难受,胸口发闷,每个人都那么忙生活的那么艰辛,不过没关系,一切都会好的,用自己的手,将一切都变成好的,你看,吃穿不愁,还能这样玩手机,这不就是好的吗,把流到心里的液体发酵,通通成为坚强吧。
一直以为都很感谢家人友人给予我的温柔,所以想要变得更好。

随笔

人生来都是想活着的吧。 不然为什么要从成千上万受精卵中冲出来,很喜欢钢炼这部动漫,最重要的就是钢炼的选择,等价交换。 人生就是等价交换的过程,不管经历了什么,人生都是有无限的可能性,自怨自艾后也要站起来啊。 套用银魂的一句话,人,远比想象的自由。
无论怎样的痛苦和绝望,都要从中学会一些什么,让自己成为更坚强的,坚守自己的原则,不能迷失在人生形形色色的诱惑与苦痛中,学会自己去抓取黎明,回头看过去,你有什么你剩下什么。
学会背负了吗。
能背负动了没?

随笔

思维有点凌乱,机缘巧合再下这个软件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以前有过这个软件账号,从而勾起了对往事的追溯。
我想自己和从前是有变化的,独自一人在外的住寝生活让我有了很大改变。
刚刚到地方的时候找不到路,一个人拖着行李累的满头是汗不知道能求助于谁,和同学陌生的第一天找不到吃早饭的地方,也曾经迷了很远很远的路然后慢慢摸索回去。
寝室住的人很多,大多数人都晚上打电话聊天毫不顾忌其他人,睡觉的时候还总会被别人手机来电的闪光灯晃到,这点很让人苦恼。
以前的任性真是被娇惯出来的不懂事啊。
结束学业的时候,没人来接我,我一个人拖着一个行李箱,一个整理箱,一床被,一个床褥,在夏天骄傲的太阳下为了打车等了很久,拖上楼几乎用的力气几乎让我虚脱。
曾经在寝室牙疼,疼到整个脸都肿起来的地步,一夜没睡,睡了也会被疼醒,第二天有期末考没办法请假,所以只能忍着,一晚上我几乎吃了一整袋药,让胃部翻滚。第二天用冰棍镇着脸颊勉强考完试,这不得不感谢我的同桌,她一直为我掐着合谷穴,让我好受很多。
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无比怀念我在家的日子,也没有任何人倾诉我当时的感觉,说了也是没用的,还会让家人担心。现在写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,大概是想自己看一看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难受的日子吧。
也许大概是找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诉苦吧,也希望别人轻轻拥抱一下我,但我的经历根本还算不上什么,应该是不需要安慰的。

折戟沉沙

许久以后,我都能记起那天那幕。

正当华年的少女一袭淡蓝长裙,秀发如云,微风吹过,环佩叮当,脸上是幸福的微笑,在一树繁花下眺望远方,眺望着,期盼着,良人归来。

良人没有来,来的是素服裹身的下仆。

少女的明媚,就如同枝头凋零的花朵,瞬间枯萎。

小姐的未婚夫,战死沙场。

我是小姐的贴身丫鬟,从小为了陪小姐解闷,也习得琴棋书画,名唤凌画。小姐名柳烟,与战死沙场的未婚夫是青梅竹马,所有人都以为,两个人将会成婚,恩爱一生,谁能料得,如此结局。

小姐开始守灵。

为亡夫守灵,小姐是这么说的。

老爷夫人苦口婆心的劝,希望小姐放下执念,再另觅良人。小姐并不听,整日白衣素服,不用脂粉,不戴饰物,刚刚绽放的花朵,就这样憔悴下去。

老爷思量许久,又为小姐订下一门亲事,小姐听闻后并无反应,只是跪在佛香袅袅中,不言不语。我看着只觉得小姐单薄而苍白。

转眼就到了小姐大婚的日子。

少女穿着用金丝绣出连理枝并蒂莲的火红嫁衣,凤冠压在秀发上,苍白的脸被脂粉染上颜色,安静的停止了呼吸。

一夜之间,喜庆的红成了冷硬的白。

我穿着白衣,安静地看着棺木入土。

老爷伤心太过,举家搬走,我在小姐房中,道。“凌画愿留下为小姐房屋扫尘。”

于是我就这样留下来。

我如同临近暮年的老人,身上没有鲜艳的颜色,扫尘,煮饭,日日如此。

和这偌大的宅子一起沉寂在了岁月里。

不知是哪年哪月,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,打破了安然的静寂。

我开门,看到了一张意气风发的脸,鲜衣怒马,对我说。“凌画!是凌画吧!我来迎娶你家小姐了!”

是小姐的未婚夫。

他说,当年他假死,潜入敌国,如今终于大胜归来,来迎娶柳烟。

我看他,眉梢眼角满是幸福。

“将军不怕小姐已经嫁人吗。”我听到自己的声音,平平淡淡。

“不会的。”他如此笃定着。

我弯起唇角,眼泪渗出,微微惨然。“小姐已经为了将军殉情。”说罢,关上大门。

翌日,我看到了漫天飞舞的纸钱,听旁人说道,那鲜衣怒马的大将军,取了柳家烟小姐的牌位过门。

当年小姐为亡夫守灵,最后穿着嫁衣殉情,如今,他也为了自己的亡妻,终身不娶,终身无后。

一饮一啄,早已命中注定。

又是几年过去,战事重起,这次,将军真正战死。

许久以后,我已垂垂老矣,于是将这件事写下来,等后人来觅。

多年前,他是清寒学子,而他是朝中臣子。

他困于无钱无法春闱,他偶尔看到出手金银。

而后他一朝鲤鱼跃龙门,被点为探花,与他同朝为官。

多年后,他被下大狱,曾经大臣变为阶下囚,于斩首之时看到了气质卓然不凡的探花郎。

大臣微笑的头颅咕噜咕噜滚落,探花郎将其捧起,用秘法使其不腐。

十年之后,他捧着微笑的头颅,站在烽火肆虐的金銮殿上,眼中流下泪水,吻着头颅于皇宫被烽火燃尽。

那天他被人陷害与敌国私通之罪,惊慌的不知所措,曾经资助他金银使他成为探花的人抽走了他手中的“罪证”说我有办法,他信了。

他为他顶罪。

他想着,既然陷害他的人希望他与敌国私通,皇帝也信了,那便玩真的吧。

他用了十年时间让敌国的势力渗透这个国家,让今日狼烟四起。

这是最盛大的贺礼,我终于为你复仇。

楔子

河水冰凉冰凉的,冻得她指尖连颤抖的力量都没有。

冷到极致,却是麻木了。

她沉默地在冰冷的水中沉沉浮浮,华丽的嫁衣褪去了如火般的颜色,显得黯淡不堪,失去凤冠束缚的长发如同水藻,睁着双眼,沉默地,等待着。

水温柔缠绵却暗藏杀机,就这样,一点一点索要她的性命。

双瞳中,忽然流淌出一点浅淡的血色。

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瞳,是一种微妙的褐色,波光流转,带着微微的魅惑之意。

恍惚中,似乎有人问她,想不想活。那声音仿佛隔着千山万水,朦胧而清楚地抵达到她耳畔。

想,想活着。

那个声音拥抱着她,问她——即使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?

嗯。

忽然有什么东西咬住她的脖颈,似乎有血液被那东西吸走,又有人吻上她,给她喂下一些腥甜的液体。

再次睁开的眼瞳,呈现着血一般的红。




灼华穿着淡蓝色的衣裳,木簪挽发,面容精致而苍白,就连双唇也欠血色。

她在发呆。

当初,那个声音问她想不想活,她执著地活了下来,没想到,活下来的代价,是成为嗜血的妖。

第一次来,用这张图作为纪念吧